龙兴元:谋未来之局?
阅读2560次
您的位置:切削技术首页>行业报告>行业之星>龙兴元:谋未来之局?
点击此处:以获得带文本搜索器的该文页面
这无疑是一场跌荡起伏的赛事,选手龙兴元的每一次发球和扣杀都很有看头。而眼下,已拿到本轮局点的他,正在全力备战未来之役……
眼前的场景,龙兴元已经在心里构想了很多次,但那天晚上,他还是高兴地喝多了:为了这一天,他和秦川已努力了近十年。
9月14日,秦川工具集团原有股东陕西省国资委、陕西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华融资产、长城资产、东方资产和新远景成长(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与天津昆仑天创股权投资企业、华融渝富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邦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增资扩股协议》,昆仑天创增资18850 万股(占17.37%),华融渝富增资8450 万股(占7.79%),长城资产和邦信资产各增资3000 万股(占2.76%)。自此,秦川工具集团的注册资本从7.52 亿元增加为10.85 亿元,国有股权也从86%减持到目前的58%。
“作为行业中唯一在集团层面成功进行股权改制的企业,我们在保持了国企本质的同时引入了战略投资者,有效改善股权治理结构和管理结构,这对企业发展意义深远。”在这场旷日持久的谈判尘埃落定之时,龙兴元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无论对秦川还是对龙自身而言,这无疑都是一件里程碑式的大事。
当各大证券公司纷纷将此解读为“为集团整体上市扫清障碍”的破冰之举,龙兴元含笑不语,他如释重负般的表情好像在说:Anyway,一切正变得越来越明朗……

回归本质

虽然整体上市并未明确出现在龙兴元近期的时间表上,但毫无疑问的是,集团层面的股权转让已经给人们打开了充分的想象空间:规模超过上市公司4倍的秦川集团,旗下的宝鸡机床、汉江机床、汉江工具机精密铸造和风电增速箱等多项资产都为全局加分不少。
据了解,秦川集团2009年实现销售收入47.58亿元,净利润为2.09亿元,而同期的秦川发展(000837)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1.4亿元和9255.3万元,显而易见,集团板块的动作颇值得期待。
然而,就像面对一枚落地的硬币,有人敏感地捕捉到了投资的机遇,有人看到的却是被扣在底下的另一面。
对这些运营数据了如指掌的龙兴元最大的一个心病,就是销售收入的增长明显快于净利润几倍,即使在形势喜人的今年上半年,秦川发展的净资产收益率不过5.89%,比2009年全年低了几个百分点。于是,龙兴元主动在董事会上提出确立“净资产收益率”的核心指标,如果完不成,自己在内的所有管理者都应该被弹劾,“作为企业,第一位的就是盈利,这是最核心的。”
就像在头上悬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要强的龙兴元主动给自己施压,“诚然,老国企都有负担和历史遗留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光抱怨,关键是想办法解决。”
龙坦言,在集团体制得到进一步优化,国有资本从婆婆回归到出资人位置之后,自己的目光将持续锁定在“效益”提升之上,“‘毒舌’克鲁格曼曾指出‘亚洲四小龙’和‘四小虎’实际上都是纸小龙、纸老虎,因为东亚经济模式增长都是靠投资拉动,不是靠整个社会生产率的提升。其实,做企业也是同样道理,有了效率提升才能真正带来效益,然后再去谈什么规模。”
单纯追求做大,一直是龙兴元极其鄙夷的。上任近十年来,龙兴元从未将规模与硬件挂在嘴边,在他看来,漂亮整齐的厂房、造价高昂的设备都不是最重要的,“我们必须从一般要素的投入、表面化的误区中摆脱出来,给予看些‘看不见的软实力’以应有的地位。”
“没错,我要说的就是真水无香。”有一天,坐在上海大剧院里的他茅塞顿开。
那天,偌大的舞台上干干净净,没有常见的伴舞和乐队、没有五光十色的LED屏幕,只有一张小桌子摆着一杯清水。号称“台湾最美男声”的费玉清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当丝缎般的歌声从他的嘴中流淌出来,全场震撼。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陶醉在歌声中,龙兴元也发现了做人和企业的“真谛”:化繁为简、去芜存菁,回归本质。
如果说,声音和乐感是歌者摈弃“浮光掠影的表象”的本质,那么,对企业而言什么才是立足的根本呢?龙兴元给出的答案是——“人”。

全球“引智”

“我们秦川自处三线小城市,有时候连陕西人都搞不清楚我们在哪里。”说完,龙兴元还不忘调侃一句,我们是一个是来自城乡结合部的小企业。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让他感到非常烦恼,“那些居于北京、上海前沿城市的同行们也许无法体会到这种难处,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才严重缺失。公司每年招收毕业生的时候,不要说清华、交大的学生,就是西工大的学生也几乎招不到,只能内部培养。”
都说英雄不问出处,但是越来越多人把“格局决定结局”跟地理位置扯上了关系,这些年来,秦川目睹了好多邻居——法士特搬走了,陕汽也搬走了,龙兴元却最终留了下来,因为他相信,卓越的思想有足够力量突破地域甚至国界的阻隔。
在龙的理想中,作为决定并标志着装备制造业水平的机床制造领域,也该像刘备有五虎上将、曹操谋士如云战将过千,甚至应该呈现出全球智慧为我所用的盛景!他说,归根结底,人力资本才是产业升级换代的要害,不然称不上隔靴搔痒,也是隔着袜子。
于是,思维活泛的龙兴元开始了全球范围内的“引智”、“借智”。
如引进具有国际知名公司工作背景、全球为数不多的齿轮啮合原理方面专家之一的毛世民博士。其实,这位进入国家“千人计划”、陕西省“百人计划”的世界级齿轮专家早在2007年便进入了秦川的视野,据说龙兴元曾特地飞到英国拜访,经过多次争取,终于在一年后与其成功牵手。据介绍,作为西安交大的教授引进的毛博士,60%的工作时间在为秦川服务。在即将举办的工博会上,颠覆性的“高速、精密、大型数控圆锥齿轮磨齿机”就是在他的推手下诞生。
而在塑料机械技术攻关中,秦川还引进了新材料和流体力学研究方面的国际顶级专家宋维宁博士,成功解决了公司塑料中空机的流道设计和模拟等技术难题。
同时,公司在美国、英国联合设立两个国际研究所,作为技术研发与高端市场接轨的智力制造的“前哨站”。此外,英国ROMAX公司工程师已经帮助公司完成风电增速箱两个机型的设计工作……
“首先要想法正确,找对方向,找到合适的人来做就好,但要记得是为我所用。”龙兴元认为这其中没有什么秘诀,如果说非要找出一点,那就是执着,“一旦我盯上,便志在必得,并且要求做到最好。”他说,这些年秦川遇到了很多挫折,但在总结了失败经验之后并不会放弃,一有机会便卷土重来。

格局之美

能够将一个有着天生缺陷的内迁小企业带到今天的位置上,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临危受命的龙兴元,而龙又将功劳算在了他偏爱的格局建设之上。
了解秦川的人不难发现,“框架先行”让这个实力一度薄弱的小公司受益匪浅。善于把握预测未来形势的龙兴元,预先为秦川量身定做了一个有很大施展空间的“局”(也可以叫做“壳”),然后通过相关业务的扶植生长逐步坐实。最终,这个羽翼丰满的“棋局”足以支撑其全球构想。
“在外人看来,这种超前的部署通常显得杂乱无章。有些棋子看上去毫无价值,但是常常最后开花结果的就是这些。”龙兴元侧着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把这十年来的每一个布点重新码了一遍。
2001年,面对债台高筑的秦川,刚刚接任的龙兴元有些着急,但他并没有乱了阵脚。
在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业务流程重组后,他通过分拆机床厂、整合研究院,建立生产、技术、销售三大平台,梯次展开一系列的创新性改革。
与此同时,这个年轻人头一次显露自己的资本手腕,在推动中国华融等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完成债转股后,秦川的资产结构得到极大改善,使资产负债率从63%下降为21%,每年减少利息支出1400多万元。
在资金问题缓解后的2002年,连续并购让人看得摸不着头脑,通过并购陕西机床厂组建格兰德,使秦川获得了外圆磨床业务,强化了“大磨床”(磨齿机、外圆磨床)的行业地位和市场影响力。接下里的2003年,龙兴元又将棋子布到了美国市场,低成本并购UAI(联合美国工业公司),将拉削工艺、拉刀、拉刀磨、拉床等“四拉合一”技术挂接入秦川的技术链条之中。
2004年底,龙兴元将触角延伸到了机床制造的老家,通过与德国一家机床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秦川拥有了车铣镗复合加工中心技术以及位于欧洲的研发、销售平台……
其实,在产品结构调整上,龙也没有少花心思,“产业升级”对他来说绝不是一句套话。
齿轮磨、螺纹磨、外圆磨、内圆磨、曲轴磨、车轴磨……“磨”一度成为秦川唯一的主题曲,在这个容量有限的行业里秦川优势明显,以国内磨齿机为例,据说75%的市场份额都被它收入囊中,而其他产品系列也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时至今日,在“精密、高效、复合、专用、大型”的精品化战略指导下,秦川仍深耕不辍。
奉行着“相关多元化”的龙兴元并未放弃其他领域中的尝试,作为另一当家产品,定位高端的塑料中空成型机在市场上受到的追捧不亚于磨床。另外,液压及汽车零部件、机床功能部件、精密特种齿轮传动部件、精密机床铸件及环保设备等也为秦川打开了新的空间。
2009年,第一期投资达 3.8亿元的“大型精密专用铸件开发及制造项目”开工,打着“盐城制造”印记的风电增速箱也成为秦川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
“每个节点,秦川都走对了,”一位国家领导来厂视察后的总结至今让龙兴元记忆犹新,这无疑于对秦川整体管理层过去重大决策和整体布局的最高评价。但回忆起来,很多举措曾遭受着巨大的质疑,因为每个布点的意义,当时看上去并不那么清晰和容易理解。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苹果之父”乔布斯打的一个比方:人生其实就是画了很多点,但你要有信任和信仰,总有一天,命运会沿着这些点画出一条美丽的曲线。
果真,秦川的上升“曲线”正变得越发清晰。

风电豪赌?

在徐徐展开的“同心多元化”构图中,距离圆心最远,毫无疑问是乍起的风电业务。这一累积投资将达数十亿的增速箱项目,有人将此看做秦川下一轮起跳的新平台:有人当这是一场难辨输赢的豪赌。
但龙兴元自有坚持的理由,如果站到产业链的角度去看,就不难理解风电业务对改善集团发展模式的意义,“齿轮传动可以有力的支持了产业链整合,他们互相支撑,共享研发优势,进行功能延伸,还可以大幅降低销售及服务成本。”而且,这个投资项目是逐步推进的,对那些担忧风险将无限放大的人来说,似乎有些杞人忧天。
在龙看来,这个行业里“聚焦战略”的拥趸者不在少数,做车床只做车床、做铣床专做铣床,但有链条概念的却非常少:在这点上,日本企业值得好好学习一下,他们在大格局的部署上已占得先机,比如丰田和光洋等。
喜欢打比方阐明道理的龙兴元说,企业还小的时候可以点对点、面对面,拳头对拳头、腿功对腿功:但到了一定的规模,就要讲究排兵布阵了,什么阵型、主攻、侧翼等等,必须讲战术和谋略。但无论从企业发展阶段考虑还是进行竞争态势分析,集团军海、陆、空全面作战,自然胜于单枪匹马,“用链条去绞杀一个点,谁胜谁负,你说呢?”说到这里,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看来,有人已经迫不及待想宣布答案了。
本文作者:《中国机电工业》杂志记者 马伟
原载:《中国机电工业》杂志
上载于:2011-8-18 10:44:12

声明: 切削技术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

发给好友 收藏 投稿给我们 打印本页

切削技术微信



本文微信分享码

沪ICP备05002856号 不良信息举报
谷歌搜索
本站:
全网:

本页链接

上海金切协会:关于2019金…
瓦尔特机床举行100周年庆典
可乐满发布3D打印制造的轻量…
2018中国刀具市场消费品牌…
德国机床商协会VDW发布中德…
上海金切协会:关于所谓金属加…
上海市金属切削技术协会章程
上海金切协会第十届理事会工作…
上海金切协会第十一次会员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