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杂谈
阅读2150次
您的位置:切削技术首页>行业报告>分析与建议>创新杂谈
点击此处:以获得带文本搜索器的该文页面
刀具创新是老杨多年来一直在关注的一个方面,也自2007年起屡次出任荣格技术创新奖的评委,从中看到国内外刀具厂商的许多颇具新意产品。
在最近,老杨连续参加了金属加工行业-荣格技术创新奖的评选颁奖活动和厦门金鹭G14.2新产品发布活动,也接受了《金属切削》杂志就刀具设计问题的一个专访,对于技术创新问题,有一些感想。
刀具创新是老杨多年来一直在关注的一个方面,也自2007年起屡次出任荣格技术创新奖的评委,从中看到国内外刀具厂商的许多颇具新意产品。
在2012年接受荣格工业媒体的访谈时,老杨把创新产品分为三个基本类型。
在老杨的分类中,第一个类别是原始创新。这一类别的创新是最具原创魅力的创新。在这个类别中的创新产品往往会使见到这些产品的人们眼前一亮。例如当年瓦尔特的老虎刀,蓝帜金工的速切王滚刀,伊斯卡的燕尾槽夹紧方式,都是如此。瓦尔特的老虎刀具有双色涂层,对当年看惯了金色或者黑色或者紫色等单色涂层的人们,无异于天外来客,加工方法颇费猜测。蓝帜的速切王滚刀在国内推出时老杨就在发布会现场,当时还对它的数据充满狐疑。后来一看它的成分表,就更迷糊了:它肯定不是硬质合金,但要说是高速钢却也不是。常规的钢就是铁碳合金,而速切王却不含碳,也没常规高速钢4%左右的含铬量。据蓝帜治疗,它也不是用传统的淬火方式来获得硬度的。虽说大部分刀具使用者未必能察觉其中的创新点,但这种材料无疑是革命性的。今年获奖的伊斯卡的燕尾槽夹紧也是让我眼睛为之一亮的。燕尾槽夹紧方式大大加强了可转位刀片的夹紧可靠性和安全性,使用户更敢于用高的切削参数来提高加工效率,减少制造成本,改善企业的竞争力。
老杨概念里的第二个创新类别是结构创新。这是指原理上虽然不是很新潮但结构上却是崭新的一种创新。山高刀具今年获奖的“双飞流”刀具和肯纳金属的刀片带内冷通道结构的“Beyond Blast”,则都是在刀具冷却结构上极具创造力的产品。这两种不同的冷却结构都是为了改善航天航空制造等行业难加工材料的加工难题,其主要作用也是改善冷却状况,提高加工效率,其最终也是改善企业的竞争力。今年另一个获奖的乌特利斯用于瑞士式车床的Multidec?-Lube冷却系统在原理上与双飞流很相似,但在结构上又各不相同,山高的需要改造刀杆,而乌特利斯则是在刀杆之上增加一个冷却模块(或许因此要更换刀座)。
去年和今年连续两年以不同的产品获得荣格技术创新奖的厦门金鹭,是引起我感想的一个重要的激发器。
厦门金鹭去年的技术创新奖获奖作品是一个三个刀尖的55°刀尖角或35°刀尖角的可转位刀片。我们通常使用的55°刀尖角的D型刀片和35°刀尖角的V型刀片都是2个刀尖,经济型相对较差。而厦门金鹭去年在其日本籍经理辻村修先生的指导下,开发出可以认为是对原来的60°刀尖角的T型刀片进行了改造,使55°刀尖角或35°刀尖角的刀片可用切削刃增加到3个,经济性会大为改善。而今年厦门金鹭获奖的产品“龙鳞玉米铣刀”也是一个很具有想象力的产品。这种将圆刀片立装在玉米铣刀周刃上的铣刀老杨一时也没弄明白,这次乘去厦门参加金鹭新产品发布会的机会,老杨当面向辻村先生求教。辻村先生说立装的圆刀片各处的切削角度有很大差异,立装的布齿使刀具的性能得到提高。辻村先生还介绍说这多少受到螺旋刃立铣刀的启发。老杨理解这种“龙鳞”布齿在加工时刀片上的一些切削分力会得到一定的抵消,刀具整体的受力就会得到改善。
在我们大伙的印象里,国内刀具厂商大多不怎么重视产品研发,但厦门金鹭的情况又如何呢?老杨在参加金鹭公司新产品发布会之机,与金鹭总经理吴其山先生聊起了这个问题。据吴总介绍,早年金鹭的刀具设计队伍也极其薄弱,从事刀片设计的技术人员是屈指可数。但现在金鹭除了拥有60多人的整体刀具设计团队之外,也已经建立其同等规模的可转位刀具设计团队,并聘请了在日本著名刀具公司工作多年,也在国内其它刀片大家指导过设计的辻村先生担任指导。老杨回想几年前曾与金鹭的朋友聊起刀片槽形,那位朋友坦言当时的金鹭几乎谈不上槽形设计,能做的几乎只是依样画葫芦。而如今金鹭的设计团队已经成长起来,连续2年荣获荣格技术创新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老杨相信,如果金鹭能有耐心培养这些新入行的设计师,假以时日,金鹭在产品创新方面一定能大有作为。
国内企业要走上自主设计,不断创新之路,企业领导的真正的重视必不可少。前几天与一位国内大型刀具企业的技术管理干部聊起,许多国内企业在前些年都几乎解散了技术研发团队,把原来的研发、设计人员下放到制造部门,而企业的技术中心只剩下一个空壳子,那些技术中心的主任都是几乎成了光杆司令。当技术团队几乎都下放到车间,这些原本还可以有时间来研究产品发展思路的人们,也不得不去忙于解决生产现场的各种各样的突发问题。时间一久,他们原本还可能有一些的设计思路慢慢淡化,研发逐渐成为空谈。在这样的条件下,想要设计甚至研发出具有一定创新性的产品,恐怕只能是遐想而已。不过,好在近年来已经有些国内企业逐渐意识到这些问题,开始重组有实际研发力量的技术中心。
当然我并不是主张研发人员成天坐在技术中心或者研发中心的办公室里闭门造车,深入制造现场和深入使用现场都是必须的。要深入制造现场是在于要了解现实的制造手段,了解制造成本,知道实现我们设计的手段能不能实现,或者通过什么新的手段来实现这些设计并使这些手段所涉及的成本能在市场可接受的范围之内;而深入使用现场就更有必要,它在于让我们的设计开发人员充分了解客户的真正的需求,知道在客户那里什么是最急需的,什么是最有价值的。如果我们不了解客户的需求,我们开发的产品就会找不到合适的市场;如果我们不了解制造手段,我们的设计就无法变成实际的产品而只能停留在图纸上或者电脑里。显然。这不是我们所需要的设计。
老杨概念里的第三类创新是应用创新,这应该是我们许多企业最容易实现的一类创新。例如,有些公司的一个部门新研发了一种材料或者涂层,而另一个部门则新研发了一种几何造型,那么当这两者结合起来,也可以组成一种新的创新产品。又比如一种结构在车削上司空见惯而在铣削上无人使用,那么第一个把这种技术移植到铣削产品上也可以说是一种创新;再比如一种刀具结构原来是用在可转位刀具上,那把这种技术移植到整体刀具上也可以是一种创新。老杨在这里举两个例子:我们都知道在铣刀片做出修光刃是在很长时间里大家都普遍采用的技术,后来有人把这种技术移植到了车刀片上,就形成了大约10年前开始逐渐兴起的“Wiper”技术。模具铣削中的大进给铣刀(又称高效铣刀)首先出现在可转位刀具上,前些年就有一些整体刀具制造商把它移植到了整体硬质合金铣刀上。
还有些创新则是与时俱进。今年高迈特的ToolScope加工过程监控系统就是一例。据老杨理解,美国提出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浪潮和德国的工业4.0实际上都是在推动制造业的信息化,从这点上来说,与我国提出的制造业的两化(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在某种程度上是异曲同工的。而高迈特的ToolScope 监控系统能为客户提供全面和柔性化的功能,非常适用于高速加工和无人值守,这对于小批量个性化的生产会很有帮助。这样的创新对于我们的要求则是紧跟工业发展的步伐,这样才能开发出合乎产业发展方向的创新产品。
本文作者:切削技术网首席执行官 杨晓
原载:《今日制造与升级——金属切削》2014年11月号
上载于:2016-3-16 11:53:45

声明: 切削技术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

发给好友 收藏 投稿给我们 打印本页

切削技术微信



本文微信分享码

沪ICP备05002856号 不良信息举报
谷歌搜索
本站:
全网:

本页链接

瓦尔特机床举行100周年庆典
可乐满发布3D打印制造的轻量…
2018中国刀具市场消费品牌…
德国机床商协会VDW发布中德…
上海金切协会:关于所谓金属加…
上海市金属切削技术协会章程
上海金切协会第十届理事会工作…
上海金切协会第十一次会员代表…
山特维克机械2018年全年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