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刀具企业需要学会创新
阅读2017次
您的位置:切削技术首页>行业报告>行业总览>中国刀具企业需要学会创新
点击此处:以获得带文本搜索器的该文页面
国内的一些刀企,也许主要管理者或者经营者都非常有将所在企业的刀具产品做好、让产品更有市场的强烈愿望,他们很积极,很努力,为自己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为中国刀具行业的振兴,倾注了很多的热情,很多的精力,付出了很多的心血。
近些年,老杨在各地参观、走访、观察了一些民营的刀具企业,颇有一些感想。
总体看来,国内的一些刀企,也许主要管理者或者经营者都非常有将所在企业的刀具产品做好、让产品更有市场的强烈愿望,他们很积极,很努力,为自己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为中国刀具行业的振兴,倾注了很多的热情,很多的精力,付出了很多的心血。
但老杨同样发现,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很烦恼,很迷茫。老杨曾经与其中有些企业的管理者聊到,凭借他们现有的设备,或者他们能够采购的设备,他们的产品水平,虽然说要立刻赶上山特维克集团、伊斯卡集团或者肯纳金属集团这样的全球领导者有点夸张,但比起欧洲一些二线品牌,但比起一些日韩品牌,比起一些台湾品牌并不逊色,但为什么产品的档次就是上不去?他们大部分的回答都是不敢上高档次的刀具。
他们中间有些曾经按照有关部门的安排或者客户的要求,参照国外产品做过一些上了一些档次的所谓替代进口的产品,但这些上档次的产品大多数鉴定之后就束之高阁,悄无声息地就无疾而终了。
我在思索其中的原因。我们有些企业,在所谓替代进口的产品开发中一味照抄国外产品,不求甚解,缺乏自己的理解和特色,恐怕是一个重要原因。
诚然,在刀具的切削原理和刀具结构上,要追求完全原创,恐怕的确很难。参照国外先进产品的思路,理解这些产品的原理,结合自身产品的特点,设计具有自身特点的产品,却完全可以做到。
例如,我们原来的概念,都是车刀片的断屑槽,粗加工和精加工是不同的。但日本三菱公司和德国瓦尔特都推出了既可以用于粗加工,也可以用于精加工的断屑槽形。这是什么原因?其实,一经点破,我们也不难理解。他们的基本思路,都是精加工主要使用刀尖圆角部分,直线刃很少其作用;而粗加工则主要使用刀刃的直线部分,刀尖圆弧可起的作用就相对不那么主要。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在刀尖圆弧处针对精加工要求设计断屑槽型,而直线刃部分针对粗加工要求设计断屑槽。当然两者槽型不同,断屑结构不太可能是连续的,从图中可以看出,三菱和瓦尔特采取了不同的措施来隔断两种断屑槽。
图1 三菱公司产品(鼠标悬浮窗口放大,单击查看放大全图)
图2 瓦尔特公司产品(鼠标悬浮窗口放大,单击查看放大全图)

像这样的思路,我们能不能按照我们自己的槽型,做出我们自己的粗精加工两用的刀片呢?我想,一定是可以的。
同样的思路,老杨也愿意举厦门金鹭今年参评金属加工行业荣格创新奖的一个产品为例。
几年前,老杨看到泰珂洛发表过一个新产品,他们利用35°刀尖角菱形的V型刀片,制造除了25°刀尖角的切削刃。这样一来,更尖的刀尖角能够给切一些形状要求不高的槽(如退刀槽)带来方便,用户也不必为此增加刀杆的品种,简化了库存管理。
今年的厦门金鹭推出了一种特别的三刃刀片。他们将原来60°刀尖角的T型刀片的刀尖角变幻为35°或55°,中间以凸圆弧相连,又将这个圆弧面与刀杆贴合,刀片的定位精度和装夹强度提高了,也有效地防止了由于切削力过大导致的刀头位移。甚至,金鹭还把这种结构又变幻出切槽刀。老杨相信这种由T型刀片变幻得来的35°或55°刀尖以及切槽刀片,比起原来的结构的D型刀、V型刀定位夹紧可以做得更稳固,能够在使用中承受更大的切削力,从而提高用户的经济效益。无论如何,老杨都认为金鹭的这个产品,也许是中国刀企自主创新的一个开端。
图3 泰珂洛公司产品(鼠标悬浮窗口放大,单击查看放大全图)
图4 金鹭公司产品(鼠标悬浮窗口放大,单击查看放大全图)

受用户欢迎的创新产品来自哪里?怎么来?老杨认为我们的基础研究太缺乏,要在原理上搞出一些原始创新的东西,现在恐怕还不太现实。但如果我们的刀企深入客户之中,去了解、去体会客户的需求,加上我们对刀具的了解,搞出一些在结构上有所创新的产品,或者结构上也是现成的,只是我们将其应用到新的领域,形成一种应用上的创新,也未尝不可。我们的用户,并不一定期待我们推出很多华而不实的所谓新产品,也不屑我们那些通过鉴定就束之高阁的“幌子”产品,他们需要的,是实实在在能够或者帮助他们提高加工效率,或者帮助他们提高加工精度,或者降低他们的使用成本,让他们用得好、用的顺手、用得放心的产品。如果我们只是自己躲在屋子里,拍脑袋想出一个自己觉得还有点新意的产品,或者连使用状态都不清楚地依样画葫芦地山寨出一个产品,不受用户待见就太正常不过了。
高速钢刀具是国内刀企业生产量极大的一个类别,尤其是高速钢麻花钻,其数量也好,产值也好,比例之大,老杨觉得是令人咋舌。但据老杨所知,国内相当大部分的高速钢同质化及其严重:无论是外形尺寸、几何参数,还是材料涂层,几乎如出一辙。反观国外的高速钢麻花钻,这些方面都有很大差别。无论是从材料化学成分方面的普通高速钢、高性能高速钢,还是材料冶炼方面的传统冶炼高速钢、粉末冶金高速钢,或是几何槽型方面的各种螺旋角、各种槽型、各种钻尖顶角、各种横刃修磨方式,还有各种涂层,使即使高速钢麻花钻也是百花齐放。这就使客户有足够的挑选余地,能够在这林林总总的众多品种中找到自己合适的品种。当然,有许多时候,客户需要在刀具商提供的咨询下来完成这种挑选,无论是样本的选刀指南,还是选刀软件,或是刀具商销售应用工程师的现场协助,都会给刀具商创造出在刀具产品之外的价值——服务的价值。
这种服务对刀具商自身同样有不同寻常的价值。这价值在于让刀具商能够了解客户需要什么样的刀具,有没有可能为这样的需求提供一种创新的结构或者创新的应用。
今年早些时候去世的原全国总工会主席倪志福先生早在50年代就开始研究改进我们至今大量生产和使用的高速钢麻花钻,并由此开创了一组新的钻头刃磨方法——群钻。老杨知道国家曾经在有些年大力推广过群钻,但群钻的刃磨一致是个问题——要操作工人掌握群钻的刃磨绝不是一个简单易行的事。早些年也有如湖南大学开发了数控刃磨群钻的设备,原中国刀协常务副理事长高翔先生、海南高超的周安善先生等也在做群钻的产业化工作并推出了几种群钻产品,这无疑都是具有创新性的工作。但群钻的刃磨依然是个问题。对大部分企业,为群钻刃磨投资一台刃磨设备恐怕难以得到足以使投资人心动的回报,返回制造厂修磨又费时费力,如何解决好是个问题。但我们能不能借鉴可转位刀具或者换头式硬质合金钻头的思路,按某个需求量较大的客户定制符合他们需求的高速钢或者硬质合金的群钻刀头?从基体材料到刃形到涂层,所有的都是按照客户的特别要求制造,可以是不修磨的,即所谓舍弃式,不重磨。老杨猜想,只要效率高,精度好,用户应该会愿意接受。
愿我们的国内刀企能够学会创新,开始走上创新之路。因为只有这样,我们的企业才能在未来走得更好,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本文作者:切削技术首席执行官 杨晓
原载:机电商报专刊《金属切削》2013年9月号
上载于:2016-1-20 11:16:56

声明: 切削技术网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

发给好友 收藏 投稿给我们 打印本页

切削技术微信



本文微信分享码

沪ICP备05002856号 不良信息举报
谷歌搜索
本站:
全网:

本页链接

上海金切协会:关于2019金…
瓦尔特机床举行100周年庆典
可乐满发布3D打印制造的轻量…
2018中国刀具市场消费品牌…
德国机床商协会VDW发布中德…
上海金切协会:关于所谓金属加…
上海市金属切削技术协会章程
上海金切协会第十届理事会工作…
上海金切协会第十一次会员代表…